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之窗 > 正文
建水的中國文化之魂
更新時間:2019-07-18 15:33:59來源:云南老干部網閱讀:

  我居住在一座寧謐的小城,她叫建水。這里流淌著中國文化的血液,彰顯著中國文化的魂。

  然而這個魂是什么,我曾無數次的問自己。幾十年過去后,我終于得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水和家。

  先說水。

  要體味水之韻,免不得要去小城里走走。中國的水,自西向東。在這里,我的倔強帶著我,偏要逆著水和風,任風吹亂頭發,吹散衣服;去趁著風聲,聆聽藏在百口井水里的訴說。百口古井,唱響著歷代臨安的堅韌和不屈,甘冽清泉,養育了千萬學子的學識和正氣。這些精神,最終體現在一個地方,孔廟。

  祭拜孔子,出于兩個理由。一是文化鼻祖,二是師之開山。而我這個從教的學子,豈敢偷天之光,躲一時之懶,不去躬身跪拜呢。一直都喜歡建水這個文廟,倒不是因為其氣勢磅礴,風景秀麗。而是這里的寧靜和純純學風、藹藹文風,深深吸引著我。三坊通巷,寓意深長。腳踏青石板的踏實,包含學習的步步腳印。幾進幾院,至先師殿。舉手過頭,三跪九叩。遙想當年,莘莘學子沿學海漫步,幾多高談闊論,幾多指點江山。品味當下,些許躊躇滿志,些許繼往開來。這一點,讓我看到了中國文化傳承千年、感染萬代的力量。現如今,學海的水一樣清澈,古井的泉一樣甜美,而面對時代發展的潮流,勇敢的新時代學子,駕船揚帆,乘風破浪。在他們背后,源自水中的精神,強大而厚重。

  再說家。

  我一直說,漢文化的傳承,靠的就是家。中國人將自己稱為"百姓",依托百家姓構建起社會的基礎結構,也搭起了中國文化香火不斷的傳承體系。現如今,我們已經再難看見龐大家族聚集而居的景象,但其留下的文化線索,早已深深刻在每個中國人的心里,也刻在古老民居的椽梁柱壁上。

  不妨再到那太有名的朱家花園去看看。

  中國的家,有一種矛盾始終存在,那就是聚散。也正是聚散,推動著文化的發展。年幼的寒窗苦讀,為的是有朝一日的紅袍加身。待那日,異地為官,背井離鄉,聚散上演。離開了家鄉,走遍祖國的山河,胸中天地,盡在筆墨中彰顯。于是,勸學、詩詞、家訓等等,得以一代代傳下來。同樣的,女性在其中也扮演著重要角色。千里尋夫、不離不棄,最終為牌坊填上新色。可以說,包含在家中的聚散,孕育了太多悲歡離合。

  還是到朱家花園,管窺般看看這種聚散吧。

  寫園林宅院,費盡筆墨的渲染,不如親身游歷一番。特別是這種走過幾百年,歷經滄桑的老宅。蘇州的園林也好,這里的家族宅院也罷。都是把豪氣、秀氣、靈氣、戾氣、悲氣融了個透透徹徹。缺了想象,見到的只能是天井深院,斑駁斷墻,戚色字畫,殘花苦笑。你該有多繁華熱鬧,在朱家建院的那三十年里;你該有多笑聲融融,在逢年籠起的熱鍋旁;你該有多幽深通靈,在走不完的院落廳堂間;你該有多隆重歡愉,在盛裝滿坐的戲臺前。家的團圓和睦,中國人心中崇高而簡單的向往;可是,時間走過,刻下黎華,盛衰的翻轉,天早注定。你該有多悲戚,在家族遭逢大難之時;你該有多滄桑,當歷史的風帆不再指著你的方向;你該有多凄涼,當庭院日漸空空之時。你該有多愛恨茫茫,當瓦落垣殘門環銹之時。可惜了,滿庭海棠映日笑;辜負了,半潭池水錦鯉游。談笑了,鑼鼓息聲琴弦銹。嘆息了,庭院深深缺人笑。

  其實,我一直不太喜歡這些庭院,從兒時讀《紅樓夢》開始。總在想,書香門第之家,但凡多努力些,也不至于如此落魄,只留下帶不走、抹不掉的宅院,看似炫耀,實則嘲笑。這些例子太多了,富不過三代的預言從來都被一次次踐行,是可悲,還是可喜?呆望,看向戲臺前水池里的睡蓮,多想,梆子敲響,一身戲裝,唱一出《將出征》。這一次,是否可以不再讓背影,掩飾悲傷。

  是啊,中國的家,有的不僅是歡笑,更多的是教訓。可是,這些悲喜,讓我多少有些躊躇,更急切著對未來的期許。

  我唯恐來不及,想一口氣都將其娓娓道來,可我突然發現,真正讓我感動的,卻是改革開放賦予建水的全新魅力。

  我該講,文廟成人禮上的儒學育人,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去孕育我們國家未來的棟梁。那從歷史里走來的勤學、思考,不就是新時期創新、創造的源泉嗎?

  我該講,團山頭上的鄰里和睦,用親切、熱心編織的相親相愛。這份摯熱,延展出當代中國社會的和諧、友善氛圍。那精致的民居造型,與現代和諧社會的規劃一樣細致、一樣美麗,無處不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我該講,朱家花園里的家訓,返璞歸真,重拾家和萬事興的亙古道理。那幾千年來,漢文化傳承的載體-家,在新時期以更廣闊的形式展開。中華民族的大家庭,正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掀開輝煌的一頁。而朱家大宅里,漆紅的門欄,訴說著深刻的教訓,只有堅定不移的跟黨走,只有國家、民族的強大,才有每一個家庭的幸福。這又何嘗不是每一個中國人簡單卻偉大的夢想?

  我該講,浸透歷史與榮耀的紫陶,胎實釉潤,在新思想、新文化的熏陶下,在窯燒中蛻變,演繹更加多彩的風情,訴說更加動人的故事。填泥陰刻,鏤空煅燒,技術的發展,見證著中國技藝的金光閃閃。中國創造,在輩輩人才的手中,必將開出更加絢爛的花朵。

  我終于懂了,頓悟的微笑。

  原來,支撐著建水,支撐著中國文化的,就是水和家。

  建水縣老年大學教師   孫學悅

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主辦 版權所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49號 郵編:650032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