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典型風采 > 正文
楊艷秋:愛于心 踐于行 傳承美德的堅守
更新時間:2019-06-04 18:08:28來源:云南老干部網閱讀:

    楊艷秋,省公安廳的一名退休干部,1946年出生在孔子故里曲阜附近,受民風和家風的影響,孝親敬老、相夫教子等傳統美德從小就根植于心,25年如一日不離不棄,精心照顧患病臥床的老伴,用心經營家庭生活,以身作則,以積極陽光的心態,樂觀面對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從未給組織、單位添過麻煩,2018年被省公安廳政治部表彰為“孝親敬老最美家庭”,2019年被省婦聯、省文明辦命名為云南省“最美家庭”,同時被全國婦聯命名為全國“最美家庭”。楊艷秋一家8口人,老伴楊守嶺是武警邊防學校退休干部,兩個兒子及兒媳分別在金融、煙草行業工作,孫子和孫女分別上大學和高中。25年,她堅強樂觀、勇敢地直面生活,把患病臥床的老伴照顧得妥妥帖帖;25年,她寫下了19本護理日記,讓自己成了一位護理專家。冰心說:“世界上若沒有女人,這世界至少會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對于楊艷秋的家庭來說,她代表著家里全部的愛和溫暖。她像一顆大樹,用無私的愛,庇護著她的家庭、愛人和孩子們。

像蒲葦一樣堅韌
 
    1994年的一天,年僅50歲的老伴楊守嶺突發腦梗塞倒地,住進醫院。后來病情一步步惡化,幾年時間后,又從輪椅癱倒在了床上,失去語言功能、自己不能進食……成了植物人。楊艷秋一家人仿佛挨了一記重錘,她也急白了頭發。突生變故,楊艷秋只能把照顧病人和照顧家庭的重任扛了起來。她說:“你必須無條件地去做,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我也從沒有什么怨言。”在與時間的拼斗中,她漸漸凝聚了一股力量,撐起了整個家庭。
    凌晨5點多,旁邊單人床上的老伴連續咳了三聲,楊艷秋從陪護凳上爬了起來。聽到老伴喉嚨里有痰聲,她三步并成兩步來到房間角落里的三層置物柜前,拿出大小不一的幾塊毛巾、尿片,先抽痰,再喂藥、再翻身,簡單護理下來足足花了兩個半小時。這便是老伴生病25年,癱瘓在床16年來,她再平凡不過的一天的開始。
    不了解情況的人,大概不相信楊艷秋今年已經73歲。她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充滿活力、熱情,說話時語音輕快,笑容慈祥。你更不會想到,這樣一位老人,雖然已經退休,每天的工作卻比上班還要繁重。兒女們都在外工作,為了照顧癱瘓在床的老伴,她睡了16年的陪護凳,晚上12點前從沒睡過覺,夜里總要起來三四次;為了滿足丈夫身體所需的營養成份,她研究了很多食譜,并且根據其身體狀況及時調整食物的寒熱、營養,每一餐都精心搭配、烹煮、打磨,用注射器慢慢給老伴注進食管。這個操作過程即使順利她也得站立一個多小時。她一周要給老伴理一次發,清理一次耳朵;兩天洗一次頭;每天剃一次胡須,清潔一次鼻孔,按需要清洗口腔數次,翻身數次等等。照顧癱瘓病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吃喝拉撒到翻身、換衣服、清潔身體……事情很多,每一件都不簡單。每天用過的毛巾、尿片和衣服、被褥,她一定要先用手搓洗一遍才放進洗衣機清洗、消毒。她手指關節也因為長期搓洗衣物而變形,一捏就痛。站著的時間也遠遠超出雙腿的負荷,左腿的靜脈曲張已經嚴重到需要手術治療。醫生、家人勸說她盡快手術,她卻只當耳旁風。這么多年來,楊守嶺不僅從沒有長過一個褥瘡,而且還被照顧得白白胖胖的,他躺臥的那間不大的臥室里,一切井井有條,沒有一絲異味,雪白的床單被套總是整潔如新。“我一直希望有奇跡發生,所以我為之努力。”楊艷秋對楊守嶺護理的細致和用心程度,足以證明她內心的這份期盼從未斷過。
    一開始,楊艷秋也沒有經驗,她就向醫生請教,一有空就自己看書、查資料。 25年來,楊艷秋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很多時候都是楊守嶺睡著了,她卻也毫無睡意。她靜靜地上網、看書、思考,研究食譜,學習營養配餐,每天根據老伴的大小便數量和狀態,仔細給老伴挑選餐食原材料,多的時候種類達十幾種。她一邊實踐一邊摸索,慢慢地總結出了一套實用的經驗。“老伴在云大醫院住院的時候,護士班的實習生也常來旁觀學習我怎么照顧癱瘓病人。”她說,把老伴照顧好了,就是自己目前的首要任務,“兒女回來時,看到爸爸媽媽都還在這里,這個家才圓滿。”每當看到孫輩們圍在病床前說著:“爺爺,我們來看你了。”楊艷秋就覺得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

19本看護日記
 
    楊艷秋在多年的看護過程中,為了及時記錄丈夫每一天的飲食情況和身體變化,寫下了厚厚的18本日記。這些日記里詳細地記錄著老伴每日早中晚的飲食情況、身體變化,以及自己的一些感悟。到現在,日記本已經寫到了第19本,每一本都厚重且沉甸。
    每天晚上10點多鐘,她就定時坐在桌前,用幾分鐘時間匆匆記下一天的內容,就如同寫工作日志。2018年1月13日,她記錄了丈夫早餐和午餐的食物及身體狀況:“早餐:雞湯、西紅柿小米和麥面饅頭,雞湯、構杞、小芝麻餅、蔥花、少許鹽,從胃管里打進去,有500毫升。包括吃藥進水有240毫升,之后沒有做更多的護理,只清理口腔就翻身向左側睡覺了……”2018年11月1日“……昨晚又有好長時間的咳嗽,主要是有一口痰很難咳出,所以又給他抽了痰,又用水慢慢地從嘴里往下沖,時間已到了凌晨兩點半,他總算睡著了……”她像個專業的臨床醫生一樣,把丈夫作為唯一的病人來研究照料,詳細記錄,成了最了解他身體狀態的人。“我們隨時都在交流,他咳嗽兩聲,可能是小便了;轉轉眼睛,可能是想翻身;皺眉,就是頭皮癢,該洗頭了。”
    有時候,楊艷秋也在日記本上寫下自己的一些感悟。在一篇日記中她這樣寫道:“人的一生,工作的煩惱、生活的艱辛、疾病的析磨,要有多少不如意。有些東西可以經過努力克服,有些東西無法克服,像疾病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必須面對,想辦法解決。”

積極樂觀,言傳身教
 
    25年來,楊艷秋不離不棄,不憂不怨。相反,她說:“我照料好老伴,盡量延長他的生命,這本來只是一個妻子的責任。況且‘實惠’可多了,第一,讓這個家圓滿,兒孫有個家;第二,免除兒女的后顧之憂,可以專心工作。”她不僅免除了兒女的后顧之憂,這么多年來,楊艷秋也從來沒有給組織添過麻煩,也沒有給丈夫的單位添過什么麻煩。
    1996年,醫院曾說病人只能再活三年。可20余年過去了,在楊艷秋的悉心照料下,楊守嶺還活著,病情穩定,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楊艷秋擔心丈夫長期臥床不接收外界刺激,小腦會慢慢退化,于是她不僅每天定時給他放電視聽聲音,還常常把自己聽到的新聞和趣事講給他聽。“聽到這些,他的眼睛能稍微動一下,這就表示他聽到了。”
    自從楊守嶺臥床以來,楊艷秋三天兩頭在自己身上“做試驗”。目的只有一個——讓老伴舒適。“翻身前要用干毛巾擦拭身體,換上干凈的T恤。翻身時動作要輕柔,先把老伴的胳膊拉出來,雙手托住肩部輕輕地往上移,然后托起臀部慢慢移動然后翻身……”楊艷秋一邊比劃一邊說:“這些動作我都試過,反正我覺得舒服了,就照著同樣的動作和姿勢護理老伴。”她每天幫老伴揉捏麻木的四肢,拍打背部,揉搓僵硬的雙手,摸索出一套按摩手法。兩三年前,楊艷秋因為自己腿疼用針灸治療效果不錯,便上了心。她買來了穴位圖、銀針等針灸所需的用具,學著醫生的施針步驟和方法開始在自己身上找穴位、做試驗,等穴位熟悉、手法熟練后,開始給老伴扎針。
    楊艷秋說,這些年她也著急過、不知所措過。但遇到困難時,她總會想到自己的母親和婆婆,就會得到一種力量。“她們都是普通的婦女,但是怎樣去孝親、愛人,她們給我作出了最好的榜樣,我在學她們。”她一直記得年邁的婆婆和母親是怎樣不厭其煩地用一輩子照顧一家人,尊重伴侶,疼愛兒女,和睦友鄰。有了她和上一輩人的言傳身教,如今子女們既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努力實現著自身的價值,又傳承著優秀的家風美德,一家和睦,在平凡中付出最大的真誠,在細節中傾注最深的關愛。
    (云南省公安廳離退辦) 
 
 

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主辦 版權所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49號 郵編:650032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